你在这里

躺在治疗床上的英格兰队

威利·莱罗博士是著名的运动心理学家,他将心理准备的技术引进到原本完全是苦干和爱国传统价值观的足球文化中,从而帮助英格兰足球实现了革命性的转变。
 
大卫·贝克汉姆在2002年世界杯首轮对阿根廷比赛的点球是英国足球颇具象征意义的一个时刻。
 
对球员来说,这个进球标志他的赎过行动到了最后阶段,在上次世界杯对同一对手的比赛中他失去理智踢了对方并被罚出场外。对球队来说,这一精心准备的尾声也表明他们近来的努力,在过去的三次国际赛事中,英国队有两次点球没有罚中。
 
这一重新发现的自信的功劳要部分归于受人尊敬的运动心理学家威利·莱罗博士。在埃里克森成为英格兰队的经理和教练以后,他被招入团队帮助这支队伍。莱罗博士曾与许多体育界人士共事过,帮助他们改进比赛的表现,其中就包括瑞典传奇式的网球巨星博格。
 
莱罗博士立刻诊断出英格兰队一个普遍和明显的缺陷。国家队身负取胜的巨大压力。在比赛的重要时刻,他们似乎“窒息”了,或者表现远低于预期。在1996年欧洲杯半决赛对德国和1998年法国世界杯对阿根廷队的比赛中他们在压力之下惊惶失措,错过了点球的机会,被淘汰出局。
 
他们也往往依赖于传统的老式的价值观激励自己。埃里克森的前任凯文·基冈强调的是对理想事业、对圣乔治、对女王、对祖国的义务。这些美德只会增加球员们的负担。而且,由此引起的不安只会使球员们对他们的比赛更为惴惴不安。在运动心理学中,人们相信,对比赛的不安会使原本应为后天习性的动作变成是有意的业余运动员才会做的动作。在整个比赛过程或是踢点球的时候这会对运动员施加负面效应。
 
但是在英格兰,总是有抵制科学研究足球的倾向。这是一种文化现象,源自于英国人的态度和信念,他们认为努力工作和尽职尽责才是比赛的最重要和最诚实的方法。
 
莱罗对这一问题做了总结,“你踢球不能踢得更好是因为你正在想着女王……由于球员是为国家而战而将他们置于压力之下,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两者毫不相关”
 
所以莱罗为英格兰队引进了一个新的概念。他试图培植一种自我信念的意识以及对自身能力的自信,并试着让球员们放弃对失败的担心,这种担心在以前的比赛中严重地制约了他们的表现。“为了要赢,就要敢输。”球员们以这种方式就能试着去发挥自己的全部潜能。
 
他还向球队灌输了其他的理念。他引进了“心理再现”的概念。他鼓励球员们不但要在生理上而且要在心理上锻炼自己。大脑的练习是指完成形体之外能实现的所有事情。爱丁堡心理学院的戴夫·考林斯教授解释说,“不管我在做身体上的练习还是心理上的练习,至少三分之二的大脑活动是一样的。" 所以,心理上去练习一个动作可以帮助球员在比赛中达到最佳并消除不安。
 
任何观看贝克汉姆在2002世界杯与阿根廷队比赛中准备罚点球时情形的观众都不会怀疑他正在心理再现这一射,深呼吸,排除周围和内心的压力加上他冷静的最后一射都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在去年的世界杯中英格兰队能取得比进入四分之一决赛更大的成功,那球员们和管理人员将被球迷和媒体当作英雄来致敬。但是或许有一点功劳还是要给威利·莱罗博士的,因为正是他诊断并帮助治疗了在过去的比赛中一直阻碍英格兰队的顽症。
 
托尼·格莱姆斯, 2002年7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