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美国职业大联赛球迷

为更多的观众而奋斗
 
"在美国的任何一项运动中,没有哪一个的观众有我们这么多的种族类别。"负责美国足球职业大联赛的唐盖博说。他的声音流露着骄傲,但同时盖博也很清醒地意识到将要面临方方面面的问题。
 
美国职业大联赛(MSL)开始于1996年。第一个赛季,平均观众17,000人,应该说还是成功的。但五年后的今天,境况却并不乐观。观众人数一直徘徊在15,000左右。美国足球依然在期待它的突破性进展。
 
有调查表明,40%的MSL球迷来自美国巨大并继续增长的拉美裔社区。这个数字本应该更高一点。拉美裔人从小就生活在足球文化里,只要有拉美国家的球队来访问比赛,他们事一定会蜂拥而至体育场的。
 
但是比起把基础建立在拉美球迷上来说,MSL更喜欢吸引占多数的人群-中产阶层的观众。在这方面,他们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或者更乐观地说,新富开始投身于这项运动。
 
一项耗资巨大的市场化运作就是象对待拳击运动员那样来包装足球运动员,例如,给他们起绰号,"变戏法"的John Harkes,"聚光灯"Roy Lassiter之类,以此来增加票房收入。MSL是娱乐业的一部分。而没有胜利者,娱乐就是不完整的。因此,比分打平的时候,就要引进点球来决定胜负。
 
但是拉美人眼中的足球内涵却远远超过喧闹狂欢。在一片不友好的土地上,足球是报复的工具-在这里,矮壮的拉美人可以牵着主导美国传统体育项目的美国巨人的鼻子满场打转。足球是民族骄傲。在这么一个失望而且不能实现潜能的地方,足球是拉美裔美国人自尊的最重要源泉。哥伦比亚前锋Asprillla转会到纽卡斯尔踢球,每当球队赢得一个点球的时候,他都为英国球迷的热情所感动。拉美人最欣赏的就是脚部一个轻轻地巧妙抖动,而使对手失去平衡,倒翻在地,即使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特殊目的。但这被认为是让对手受到公开的侮辱,哪怕他立刻站起来并继续抢球。
 
这种时刻的魅力是出自拉美社会对于面子的重视。再也没有比输球更丢人的了--那是最严重的公开羞辱。正因为这样,平局对于拉美人来说是最好的结果。那样谁也不丢面子。
 
盖博在1999年上任的时候,很快就意识到问题就出在MSL忽视了拉美裔球迷的存在。"考虑到我们的未来就是在这些未来的球迷身上,我们忽视并低估了这个市场。"他承认说:"现在我们的方针就是回过头去,重新建立起我们的关系,依靠这些核心球员,把基础建立在那里。"
 
一个名为"这是你的比赛"的活动开展起来。点球决胜负的制度也被取消了。现在,十分钟的加时赛后如果仍是平局,就平局好了。"我们征求球迷的意见,”盖博说:"他们说希望比赛能和世界上别的地方一样,我们就这么做了。"
 
但变化并不大。拉美裔人仍然不很情愿把MSL看作自己的比赛。因为所有的比赛都是借美国橄榄球赛的场地进行,这对于品位拉美足球来说太窄了,所以效果并不好。
 
他们也曾试图引进拉美球星。但是在训练美国自己国内的拉美裔与动员方面做得还很不够。培养年轻人的方案被批评为只重视中产阶层而忽视了可能出现未来之星的少数族裔聚居区。
 
如果没有拉美裔人在球场上、看台上,以及董事会会议室里的积极参与,足球很难在美国建立起自己的地位。除非足球真正成为他们的比赛,否则足球就不能成为一项真正的美国运动。
 
作者:Tim Vickery 2001年6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