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战 - 博卡青年队对河床队

阶级的问题
 
“人民的队伍”对“百万富翁的队伍”,布宜诺斯艾利斯产生了世界上最伟大的足球对抗赛以及一大串世界级的球员。
 
猪队对鸡队
 
阿根廷最知名的作家波杰司曾经说过“足球是一场灾难”。说这话的时候是在1978年,阿根廷正在主办世界杯。对许多人而言,这话在23年以后还是对的。只要问问任何一个博卡青年队或河床队的球迷就行了。这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两支足球队,他们之间的对抗富于传奇。不但是在阿根廷在整个美洲都家喻户晓。对一个博卡队的球迷来说,最大的不幸就是河床队的球迷,反之亦然。 “我没有任何支持河床队的朋友,”身为律师和博卡队球迷的那萨拉拉满是挑衅口吻地说,“他们认为他们是最好的,他们太势利了,但是我们是冠军,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对河床球迷来说,这一对决的意义完全不同。
 
“他们连算术都不会做,我们才是冠军,”咨询专家和国际问题专家巴托力说,“请注意,我并不同意你不能有支持其他球队的朋友这种论调。我就有。这种评价简直就是对猴子说的。那是狂热,不是足球。”
 
足球或狂热?事实是博卡青年和河床队之间的对决反映在很多方面,重要的就是他们的绰号。举个例子,对博卡球迷来说,河床球迷称之为小鸡。
 
“我们在60年代开始称他们为小鸡,因为他们害怕任何东西,不能承受压力。这就是为什么他们18年来不能赢得德比战的原因,”那萨拉拉说。他哼着博卡队在东京取得洲际杯后嘲笑河床队的一首歌。(听上去像是“前进吧,博卡,我们把小鸡丢掉的奖杯带回家”等等)
 
但是河床队的支持者同样也为博卡支持者起了侮辱性的名字,他们称对方为猪,在西班牙语里称为“bosteros”,这个词来源于意味马粪的另一个词,“bosta”。
 
“这是一个好名字。博卡很受用。”河床队的球迷巴托力说。但是这个绰号同样也指博卡建有体育场的那个区。
 
"他们称我们是'bostero'因为我们来自博卡,一个靠近河边有时很臭的穷街坊," 那萨拉拉解释说,“但是我们并不在意这个名字。我们很为自己的出身骄傲,不像他们。”
 
阶级和金钱的分类
 
博卡青年和河床之间的争斗远比绰号要广泛。布宜诺斯艾利斯最知名的两支球队也是由阶级和金钱划分的。
 
两个俱乐部都成立于这个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南部的博卡街区。但是在1938年河床队转移到了城市中一个更为富裕的街区。从那时起,河床的球迷就一直被称为“百万富翁”,成为一支阿根廷上流阶层的队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博卡青年队由于其卑微的出身,被视为“人民的球队”。当俱乐部1905年成立的时候,大部分住在博卡的人是为了逃避债务逃到阿根廷的意大利移民。
 
“我们是由意大利移民成立的,我们为此骄傲。我们被称之为“Xeneize”因为这意味着来自热那亚 ” 那萨拉拉说。
 
"不错,河床队是更优雅一些。甚至他们的球员也是这样。但是据我所知,两个俱乐部都有来自各个背景的支持者,”巴托力强调说。
 
带来荣誉的伟大球星
 
多少年来,两队都有各自的世界级球星,他们的起伏表演导致了对立的支持者之间频繁的争论。还不止是零星的互殴。
 
“迭戈 马拉多纳是我们的,” 博卡队的球迷那萨拉拉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比他们优秀的原因。就像马拉多纳一样,我们博卡青年队的球迷相信足球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而是爱本身。"
 
“谁在乎马拉多纳?我们有好得多的球星,而且我们作为一支球队表现得更为出色”巴托力指出,他开始列举那些球员… “斯特法诺,西福里,奥内加,阿隆索弗朗西斯科利等等”。
 
近年来,河床球迷还看到了萨拉斯穿上了他们的队服,新近他们又有了奥特加,他刚从意甲联赛中失意回到阿根廷。
 
对博卡队的追随者来说,他们不但为有马拉多纳而庆幸,他们还有巴蒂斯图塔(他也为河床队效力过),以及雨果,奥兰多,加蒂和托比亚诺等人。
 
事实上,数据显示那萨拉拉和巴托力都是对的,在60多场艰苦的德比大战中,博卡(猪)队令人称奇地赢了60场,而河床(小鸡)队也有56场之多。
 
2001年5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