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英格兰 vs 阿根廷 - 阿根廷球迷的视角

世界杯第二轮, 1998年6月30日

 

在这个国家中情况总是这样,每当有决定性的或是不同寻常的事件,在阿根廷和英格兰之间足球比赛的确切时间和日期就会在球迷中间产生混乱。
 
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比赛产生的痛苦。但是日子终于到了而我们不得不面对它。
 
另一常见的情况是,媒体、"评论家"和体育名人使球迷之间的紧张更为加剧。关于比赛真实主角的错误信息四处流传。
 
很明显,阿根廷队据说很自信、平静、热切并对胜利极为乐观。当然,另一支队伍据说充满了忧虑、不信任、混乱并且伤病满营。
 
这两个版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或许两者都有些神经质或过度乐观。但是仅仅给事件增添一些热情是不够的。必须来点小道消息。两者结合才是好事情。 我不知道我要到哪儿去看球。比赛将在我下班半个小时后开始。我相信我的同事们会说服我们的老板让他们在工作时看球。但是,情况对我来说不太妙。
 
我不能在办公室呆得太晚因为那天我计划好了有个与大学学生的短暂会面。我知道他们会要求取消会面并聚集在学生中心看比赛而不是去上课。但是我不能不去这次会面因为我是一个教授,教授――尽管收入悲惨――对学生可是全心全意的。
 
就在那时,我决定我或许可以在几个地方看比赛。我的办公室离大学很近。所以,我计划了如下的战略:15分钟在办公室,15分钟在大学,或许还有15分钟在咖啡馆。然后,在中场休息时赶回家舒适地享受下半场的比赛。如果幸运的话,我可以既遵守承诺又观看比赛。但是,计划全被打乱了。
 
我错过了巴蒂斯图塔的首个进球,因为电话响了。当我回到电视前已经太迟了。我的同事们高兴得跳了起来而我试着看看重放。这完全不是一回事。所有的球迷都知道重放的进球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也没法看到希勒的进球。当英格兰球员射进我错过的那个进球时,我正去弄杯咖啡找根烟想静一下(这是办公室允许抽烟的唯一特殊时刻)。我的同事们感觉难以置信地挠着头,而我一脸惊诧地旁观着。 当我想我可以享受剩下的比赛时,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我冲出办公室赶往大学,在上半场的最后15分钟,迈克尔 欧文射进了漂亮的一球。而这次我连重放也看不上。我倒确实看到了一些球迷拔着头发,仿佛大难临头。
 
当我到了大学时阿根廷已1-2落后。什么事都发生得这么快,而更糟的是我什么都没有享受到。在教室我把材料交给学生(25个学生中只有4个来教室上课)然后冲向街脚的酒吧捕捉下面的比赛。扎内蒂射进了一个配合精巧的直接任意球将比分扳平了。
 
然后我决定我就呆着等下半场了。我喝了8杯多咖啡等啊等,但是迟迟没有结果。在下半场阿根廷也好英格兰也罢都没有进球。尽管场面沉闷还是有些激动,大家对两个队都有很多担心和猜测。我期望在加时赛出现著名的"金球",但是它并未出现。阿根廷在不断施压但是无法创造机会确保最后的胜利。
 
接着到了罚点球。我得动作快点。我不得不为新情况而采取行动。我冲出酒吧,打了一辆平时两倍车钱的的。赶到家,在几乎跪着求我老婆打断她最心爱的电视节目后,我终于可以享受点球大战了。我只是想看进球,多多益善的进球。那时是有很多进球,排着队地来。但是,在像小孩一样享受了一阵后,我想够了。我不要再多的进球了。我的愿望实现了。在点球的最后一轮,罗阿扑住了Batty的最后一射,阿根廷晋级了。
 
现在,我准备好忍受与荷兰比赛的痛苦了。
 
源于布宜诺斯艾利斯Daniel Bartele 的回忆, 2001年5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