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家即心之所至 (英格兰的查尔顿足球俱乐部)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失去,无家可归和重返家园的故事。这是查尔顿竞技队球迷和他们至爱的山谷体育场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1919年,那时查尔顿竞技作为一支来自伦敦东南部相当成功的职业球队开始寻找一块建设新体育场的地皮。
 
他们发现查尔顿村庄中心有一块地皮是一块巨大的废弃的沙地和白垩矿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体育场。
 
今天,当查尔顿在他们山谷体育场的主场比赛时,你可以看到像贝克汉姆和博格坎普这样的高价球星在场地上昂首阔步。
 
查尔顿球迷和原先的白垩矿场之间的关系是现代体育史上最不平凡的故事之一。
 
为了胜利而挖掘
 
你如何将一个白垩矿场变为一个体育场呢?很简单,招来你的球迷,让他们为你挖一个。这正是1919年在查尔顿发生的事。
 
球迷们组成了自愿者大军,使用锄头和铲子,创造了英格兰最大的一块场地。
 
在沙地和白垩中坚挖出一个深坑,然后用来建筑各边的巨大堤岸,造出一个山谷的造型。
 
为了举办开放的比赛,体育场并没有围墙或座位,仅仅是一个在巨大堤岸两个侧面用绳子围起来的斜坡。山谷体育场诞生了,这是由球迷用血汗造就,用手挖成的。
 
在若干年中,查尔顿事实上拥有的是全英格兰最大的俱乐部,当他们在1938年足总杯的第五轮与阿斯顿维拉队比赛时达到了75,031 的上座记录。
 
泪之山谷
 
尽管他们有着巨大的场地,查尔顿事实上从未能够成为伦敦的大俱乐部。
 
他们变成一个“溜溜球”俱乐部,降级,跟着升级,再降级。
 
在50年代,他们的球迷和由此带来的收入开始下降,因为像阿森纳和托特纳姆这样的伦敦大俱乐部开始吸引更多的球迷。
 
持续下降的趋势在1982年有所短暂反复,当年查尔顿签了一个惊人的合同,购进来自于巴塞罗那的丹麦前锋和两次欧洲年度最佳球员得主西蒙森。
 
但是,对这一超级巨星的巨额工资承诺只是增加了他们的财政困境,他仅仅为俱乐部踢了16场比赛。
 
俱乐部陷于债务,低上座率和法庭官司的漩涡中。简单的事实是,他们无法再留在山谷体育场了。
 
球迷们试图通过成立协会接手俱乐部来挽救这一局面,他们也确实成功地建立起了这一协会。
 
但是他们没有能够接手山谷体育场,后者仍保留在前主席的所有权之下。事情变得令人更为绝望。
 
最后的救命稻草出现在1985年。一项重要的对足球场安全的评估表明英格兰所有的俱乐部必须花巨资进行翻修工作。在巨大的山谷体育场这一花费实在是太高了。查尔顿不得不离开山谷,他们66年来的家。
 
支持者们在1985年9月8日接到了这个消息。在进入山谷体育场观看与水晶宫队的比赛之时,每个球迷收到了一张包含这个消息的小纸片。
 
这个消息像噩耗一样打击了主场。
 
就像听到失去的最初反应一样,球迷实在不愿相信这点,忠实球迷普里斯考德回忆说,当时人们喊着“查尔顿离开山谷,决不!!! 与水晶宫队分享场地,决不 !!! 我们不会走,我们就是不会走...!!!"
 
但是他们还是走了
 
7年间这一队伍在外流浪比赛,在西尔赫斯特公园球场(水晶宫队)和阿普顿公园球场(西汉姆联队)与别人合用场地,而球迷们却在拼着将他们带回山谷主场。
 
三年在外流浪,球迷们的希望重新燃起来了,但是又被无情地泼灭。
 
在1988年,俱乐部的所有权重新和山谷的所有权联合。看上去好像查尔顿终于可以回到山谷了。
 
出于对1919年的追忆,一群球迷集合起来整理废弃了的体育场,拔拔草,收拾收拾碎片。
 
巨大的看台和斜坡经过三年多的荒弃以后杂草丛生。球迷们、董事会的成员甚至还有一些当地的议员带着锄头和铲子集合起来整理场地。在斜坡上燃烧了一堆巨大的篝火焚烧杂物。
 
但是足球已改变了。老式的巨大的山谷的台阶不安全,或经济上也不适用。
 
尽管有着回家的喜悦,显然查尔顿还是要再次搬出去,一去不复返地搬出。这就像经过长途远行后回到家却被告知你的房子将要被拆除了。
 
政治上的足球俱乐部
 
但是他们没有放弃。他们勇敢地提议在同一场地建造一个新的体育场。新名字就恰如其分地取“新山谷”。这是一个崭新的、更商业化而且满足安全时代要求的现代化体育场。但是又一次,事情出现了阻碍。
 
这是在80年代末期。足球在英格兰降到了最低点。没有人,更不要说当地政府,希望在家门口建立一个足球场地。格林威治委员会(查尔顿所在地区就在它的管辖下)拒绝批准建立新场地。
 
这些球迷反应如何呢?在俱乐部的历史上,他们两次拿起工具拯救了山谷。现在他们又做了什么呢?他们走上街头。
 
他们成立了山谷党。山谷党参加了当地格林威治自治委会员的选举。面对62个议员席位他们派出了60个代表,另外两个是曾支持过建立新体育场的议员。
 
山谷党的声明完全基于承诺将查尔顿带回山谷这一唯一议题。“把家还给我们!”这是该党的口号。
 
竞选的海报装饰了查尔顿的每一条街道。也许这是一群足球迷第一次作为一个有组织的政治运动进行竞选。他们表现不错。赢得了10.9%的得票率。同样重要的是,他们不断出现在当地的新闻中和大街上。
 
欢乐的山谷 
 
施加在委员会身上的压力终于有了回报,在1991年的4月2日,格林威治委员会再次见面以决定山谷的命运。俱乐部分发到100张门票以参加在格林威治市政厅的会面。另有数百人等在外面。
 
决定是压倒性的。计划得到了通过。格林威治市政厅沸腾了。查尔顿回家了。
 
答应的土地
 
1992年12月5日,在经过了2632天的流浪之后查尔顿踢了他们在山谷体育场的第一场比赛。
 
花了7年的时间和人力终于将英雄们带回了他们心之所归的家。这支队伍,俱乐部和球迷夺回了他们的身份和社区。
 
下一站在哪?
 
自从查尔顿作为一个俱乐部成长的那天起,他们已两次升入英超,一次在温布利比赛,一些人认为那次亮相是在那里踢过的最伟大的比赛之一,球队获得了英格兰甲级联赛的冠军。
 
查尔顿已经回到了家,孩子们又能让他们的所有球迷骄傲了。没有人知道查尔顿的下一站在何处。我们知道的是,不管经历任何的困难,他们将在他们深爱的山谷比赛,而且他们将知道,球迷再也不会离开他们了。
 
2001年5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