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我们将永远支持你们

我们将永远支持你们?还是下个赛季我们就不再支持你们?阿兰·泰珀博士在最近对球迷的忠诚度的研究中有惊人发现。
 
第一印象就能说明问题。西蒙这位支持者给我们发出的的信号首先就是他的车牌,上面有他最喜欢的俱乐部名字。他鸣笛要我采访他(在我们的想象中,好像只有研究人员才会这么做),这是另外一个信号。但是,当他骄傲地展示他收藏的磁带时,磁带上记录着经理的采访录音,我们知道这就是关键所在,他并不只是忠诚于球队,他被很多问题困扰着。
 
盖利和杰马的例子恰恰形成鲜明的对比。当被问到如果他们的球队输球时,他们感觉如何时,他们耸动着肩膀。当被问到关于俱乐部的事情时,他们开始烦躁不安,他们解释说他们马上就要走了。象西蒙这样的足球狂热分子是不会很快就离开的,你很难结束对他们的采访。
 
这些故事展现了极端的态度和行为,这是我们我们在对球迷作了一系列的调查研究后发现的。其中要考察的一个主要的主题就是忠诚问题,传统的观点认为我们对自己的俱乐部都有永恒的支持度。
 
但是,我们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终生的球迷:现实还是神话?”在96年到2000年年间,我们和许多球迷进行了深层次的谈话,并且对1000多名球迷做了深入的调查。
 
球迷天生就会忠诚吗?和商人考虑的那种忠诚不同,对于支持者来说,长期一直支持自己俱乐部这的确很重要。
 
但是,如果我们深入去看这个问题,那么很快我们就会被说服,在表层下的东西是很复杂的。实际上,球迷们并不都一样――我们将他们分为几种类型,有些球迷没有另外的球迷那样忠诚,有些根本就不看比赛,有些一会儿支持这支球队,一会儿有支持另一支球队。如果你怀疑,那么就来看看当一个球队降级了,球迷人数会发生什么变化。即便在桑德兰这样的足球热土上,类似的情况也难以避免。
 
那么,这些球迷都分成哪些组了呢?最上层就是足球狂热分子,他们对俱乐部了如指掌,“对,84年我们2:1击败了莱切斯特城队,史密斯独中两元。”有个假定的问题――“如果你们家发生火灾,你先救什么?”“我当然先救足球藏品,然后救妻子和孩子。”有人可能会说这些狂热分子根本就没有把生命放在首位。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球迷。他们会定期去看没有自己支持的球队的比赛。因此,当德比打客场时,德比球迷可能会去看诺丁汉森林队的比赛。作家戴维斯是热刺的球迷,他说有时他去看他很憎恶的球队的比赛。我们研究发现27%的球迷会定期去看没有自己支持的球队的比赛。
 
但是,再进一步,我们发现有些球迷一场比赛都不看。为了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去考察他们在足球上表现出的不同的心理特质,我们准备了这样几个词:BIRGers, CORFers和 Underdoggers。
 
那些追随成功球队的球迷(BIRGers)会被那些成功的球队吸引。他们觉得自己就是球队中的以为成功者,但是可能对此缺乏内在的自信,不信你可以看看那些曼联和阿森纳的拥趸们。
 
如果球队表现不好,他们就不再支持了,他们就是见风使舵的球迷(CORFers),他们可能会成为冠军的追随者,追随另一只成功的球队。当然,孩子们经常这样做,可是在成人中,这会被看作羞辱的事情。
 
Underdoggers 是那些最感兴趣的球迷,他们是BIRGers的反面。他们从对球队的忠诚中获得满足感。对他们来说,球队越困难他们会忠诚。但然,曼城的球迷在这里值得一提:现在在英超中,他们仍然以当年在乙机联赛中30,000名观众的上座率而引以为豪。
 
最后一组就是负责的和随便的球迷。顾名思义,他们每个赛季看大约5场比赛,然而他们的心理有很大不同。随便的球迷基本上是忠诚的,他们可能会过这很复杂的生活,可能自己也踢比赛。但是他们知道他们的队在联赛中所处的位置。
 
那些很随便的球迷是不会负责的,他们把足球看成娱乐,“我们去看电影吗?啊,我们看看有没有足球赛!”他们更喜欢看到双方战成3:3平,而不是自己的球队获胜,在这里,支持这个词是很不准确的。
 
总而言之,忠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阿兰·泰珀,2003年10月
 
阿兰·泰珀博士是西英格兰大学布里斯托尔商学院的高级讲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