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日记:英格兰对南非

两名英格兰队的球迷在2003年5月前往非洲大陆去观看他们的国家队和南非队的一场友谊赛,以下时记录他们五天行程的日记。
 
5月21日 星期三
 
将近早上7:00,我们和马克帕雷曼要去参观一家学校。按照要求,我事先买了200多件足球运动衫和其他物品。我们并没有随同乘坐敞篷汽车的队伍一起去(顺便说一下,车顶上飘着的有我们国旗的颜色组成的彩旗,看起来还是蛮壮观的)。我们和约翰以及桑德拉黑格(他们也是从罗瑟汉姆来的)乘坐汽车,同车还有我们自己的导游和我们将要访问的学校的校长。
 
到了学校,我们被引进特德的办公室(特德是校长)。我打开包,拿出几件运动衫,此人的表情真是难以形容;也许你能想象得出,好像我给了他头彩的彩票似的。我的父母在Doncaster超市买了25英镑的钢笔、毛毡、还有彩笔。我把这些都拿了出来,这时所有的老师都过来和我们见面。在给他们演示如何毛毡(有些很神奇,能改变字的颜色)的时侯,他们很吃惊。看到他们感动的样子,我也很激动。至于威廉(我的孩子),你能想象得出,我们要是把大卫贝克汉姆带来的话,他肯定要被洗劫一空的。
 
我和约翰回答了孩子们提出的各种有关足球或者英国生活方式的问题。有一个特别的问题引起了一阵骚动。有个小男孩问贝克汉姆先生每周挣多少钱?我回答900,000兰特(译注:南非货币单位)(大约合90,000英镑)。孩子们发出了我所听过的最大的喘气声。后来孩子们为我们表演了祖鲁族特色的吟唱仪式,真是棒极了。然后,特德(Teddy)校长让男孩子和女孩子们穿上我们送的运动服到球场上,看起来效果好极了。
 
下午,我们享用了南非特色的烧烤和当地不同年龄的孩子们为我们准备的足球大餐。我带着威廉的鞋子和他的英格兰队服,他跑到足球场上的时候看起来棒极了。我为他骄傲(它是场上唯一的白人孩子)。他参加了他的年龄组5人一组的比赛。虽然他的队以3:1输掉了比赛,但威廉赢得一个边线进球。听到大家用英语喝彩,感觉真是好极了。这是他的第一个国际进球。希望他在不久的将来在更高级别的比赛中有更好的表现。
 
下午,我们回到宾馆。阿尔伯特(Albert),他是一名南非教练员,送给威廉一件他们队的签名运动衫,(我为这个年轻家伙的盛情感到高兴)。作为回报,我们送给他们每位队员和官员一枚正式比赛纪念章。将近5:30的时候,我们要出去。我就安排威廉洗澡。他穿好衣服后问可否让他到走廊去踢足球。我说只要我的门不锁就行。几分钟后,我正在洗澡,听到足球撞在墙上的声音。我跳出来,正要告诉威廉不要这样做,两个年轻的队员拉德贝(Radebe) 和巴特莱特(Bartlett)向我打招呼,他们在走廊里把球踢来踢去。卢卡斯(Lucas)说没事,让我回去洗澡,他会照看好威廉的。真是异乎寻常,我自己不禁大笑起来。
 
之后我们去了joe cool。所有的孩子终于都到一起了(除了主席Alan lee)。有gmh, tobin, banner, flash, brian humphries, simon ward, swanny, nicko, swifty和儿子, steve nottingham, rob didd 和 nicky 以及 nick murrell,还有三个女孩子jean, fi和sally。这是我一生最有收获的日子的前夜。
 
5月22日 星期四 (今日比赛)
 
和平时一样,天气晴朗,有微风。门后面挂着一张索韦托报纸,上面有一张大照片,是曼德拉总统坐在椅子上,握着卢卡斯拉德贝(Lucas Radebe)和大卫贝克汉姆 (David Beckham) 的手。我把报纸拿下来去吃早饭,让拉德贝在上面给威廉在上面签了名。早饭后,大家一起到海滩去,那里所有的孩子又见了面。在去海滩的路上tobin和nicb告诉我威廉和孩子们比赛的镜头上了南非的国家电视。Joe cool前面的海滩很美丽,因此,我想应该把我们的旗子拿过来,就让威廉和孩子们在海滩上继续他们的比赛。回宾馆的路上,我妈妈打来电话,(说是老家的hallam电台想在几分钟后跟我联系并现场采访我)。她说得没错,他们确实联系了我,我就接受了采访。
 
下午2:30,我和马克帕雷曼在宾馆见了面,商量我们升旗的事。运动衫的事他做得非常好,而且给威廉特别作了一件。然后我们乘敞篷车去球场。经过一番混乱之后,我们终于可以进场布置了。把我们的旗子在合适的位置竖起来可真是一个狂热的举动,这样一来在老家的同胞们就可以知道我们大概的位置了。我把我的旗子摆在分数公告牌的下面,上面印着KITCH & SON。然后在两边放上卡片,一个牌子是为我们放的乔治十字,另一个牌子是支持南非申办2010年世界杯。在此前一天,就有南非少年队的教练加入我们,其中有两个人想和我的孩子攀姻亲,我告诉他们说,恐怕他们得排队了。
 
我们弄完的以后,有乔治十字的运动场看起来壮观极了。气氛非常活跃,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球迷的素质是最高的。Fi拿出了英国队服,我们立刻就换上,一切就绪。厂内的噪声很大。但大家对两个国家的国歌都很尊敬。国歌奏完后我们离开了一会儿。我为威廉做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你好妈妈“。我们坐在前排,威廉希望她的妈妈能看见,但遗憾的是她没有,威廉很想念他的妈妈。
 
比赛并不精彩。我们得到的结果是威廉的英雄贝克汉姆的手受了伤(liane告诉我的)。离开运动场的时候,我们周围有一大群男孩和女孩,我们一起回到了jo cool,好好的休息了一夜。
 
5月23日 星期五
 
今天早起。向南非国家队告别(团队要去开普敦,打包裹,上午10:30去机场)。到达开普敦,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气温降低了不少。在名叫waterfront假日酒店住宿。去waterfront购物中心,为liane和我的两个女儿买了一些纪念品。晚上10:30睡觉。
 
5月24日 星期六
 
早起。出发去爬山。我们到达山顶,却什么也看不见。天气变化了,视线很差。下山后,我们决定去罗本岛(Robben Island)(曼德拉先生就是曾被监禁在那里)。我,威廉和弗莱舍在waterfront的运动咖啡店吃了午餐,他们又开始了他们的比赛。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一组比赛前我们旗帜的完整镜头,而威廉站在旁边高举着问候妈妈的牌子。我问服务员能不能把录像带卖给我们,他说不行,但可以帮我们录一盘。我们回waterfront时候就把它取了回来。
 
5月25日 星期日
 
最后一天。我们去另一个商店逛街。下雨,天气糟透了。下午4:00到达机场,遇到simon ward 和 sally shefford。观看电视barbarians比赛。晚上7:00,带着难忘的记忆离开南非。我和威廉都没有意识到事情会怎样好的发展。
 
作者: William 和 Gary Kitching 2003年6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