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体育馆建筑师,德里克· 威尔逊

“球迷一定会说,我知道这在哪里,我认识那个体育馆。或者那是我的足球俱乐部。我属于那里。”
 
如果你是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当在看到地平线上照明灯的闪烁就激动不已的可怜灵魂的话,就试试在英国西南部 M61 公路上飞驰吧。在这条公路后面是一个非凡的景象(博尔顿的主场,可容纳 25,000人的 Reebok 体育馆。就像一个白色不锈钢制成的巨大摇篮,点缀着钻石状的照明灯环状围绕着体育馆,这种建筑异于任何一种传统体育场。而且它的功能却是被立刻认出来。
 
同样的驶过另外的一座在约克镇赫德斯菲尔德的建筑物,突然在远方的重山和旧磨坊烟囱中,一个巨大的蓝白相间建筑物告诉你已经接近 McAlpine 体育馆了。
 
体育馆建筑师,37岁的德里克威尔逊参与了这两个备受赞誉的设计。他回忆中作为一个年轻的伯恩利队的学生球迷,他经常情不自禁地画着他深爱的 Turf Moo r体育馆(伯恩利自1883年的主 场),同时他还有一个有些古怪的兴趣,画非洲地图。
 
由于被外观和内部深深吸引,他通过三个主要学科走上了建筑师的道路:艺术、数学和地理。这些激励了他对创造力、精确性和空间概念的爱。在快从学校毕业的时候,他甚至逃学去参加建筑实习。
 
然而,当1985年德里克在里兹学习建筑学的时候,他发现体育馆建筑并没有收到很高赞誉。在一个考试中他决定为里兹的足球比赛场地- Elland Road 做一个新的设计。在看到草图的时候, 主考官傲慢地对他说:“足球体育馆不是建筑。你不及格。”
 
在四年后当他开始在伦敦的 Lobb Partnership(现在HOK Sport的一部分,世界上体育馆和竞 赛场最大的设计公司之一)中工作的时候, 希尔斯博鲁夫球场悲剧发生了。像大多数球迷一样, 他看到这场不必要的伤亡时哭了。但是现在他开始为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而努力。开幕于1994年的 McAlpine 体育馆,被称为是新一代足球体育场的先驱;安全,却又在外观上充满灵感。
 
在那些开拓创新的日子里,除了博尔顿(1997年开始使用),同时,德里克也是设计澳大利亚体育馆(2000年奥运会赛场)、Croke公园(都柏林)、在英国和马来西亚数个不同赛道(他花了一年的功夫在雪兰莪州的跑道上)设计队伍的成员。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终有一天能够设计体育馆。但是我确定我带来了不同的技巧,因为我是一个足球拥护者。”
 
他强调说,体育馆必须有一个独特的特色。“球迷一定会说,我知道这在哪里,我认识那个体育馆。或者那是我的足球俱乐部。我属于那里。”德里克最可惜的是他没有得到最想要的设计代理:Turf Moor 体育馆的重设计。但是这没有阻止他梦想,或者画草稿、或者在无所事事的时候 盯着体育馆并想,“那么,那里会怎么样才能好看一点呢……?”
 
西蒙·英格里斯,2001年9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