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足球哲学家,马克·佩里曼

‘足球对我来说就是流行国际主义的一个符号。’
 
快人快语的热刺队的球迷佩里曼有很多顶帽子,其中有一顶是‘小羊毛球’帽(最后见到这种帽子是在1965年的英国足球赛看台上。)
 
他是英国南部海岸布赖顿大学的一个研究员。他编写了好几本书(最近的一本名为《流氓战争》 )。他是最近成立的英国支持者俱乐部的主力成员。无论什么时候英国队有了比赛,他和他的队友就会在体育馆的两端举着彩色卡片组成巨大的旗帜;圣乔治十字是给英国的,另外一面是给对方国家的(用适当的语言印上一些善意的讯息)。在世界杯或者欧洲杯的时候,他在伦敦的中心俱乐部南方银行组织足球庆祝活动。
 
但是首先,马克是以销售球衣出名的。
 
与你预计的一样,这些并不是一般的球衣。球衣正面引用了一句来自著名思想家、球员或者球队经理的话。背面是这个人的名字和他们设想的队号。比如说,马克最好卖的一件衬衫就是传统的绿色守门员运动衫,名字是加缪,号码是一号。这名字代表阿尔贝加缪 ,以作品《The Fall》和《局外人》获取诺贝尔奖的作者,但是让人惊奇的是,他也是阿尔及利亚队的一个熟练守门员。在运动衫上,引用了加缪在1957年的话:“我对道德和义务所最为确定的是,我欠足球的。”
 
如果现在这听起来像一个古怪但令人感动的话,这就是了。
 
马克自1994年成立的公司来制作这些古怪但又奇妙的产品(还有小羊毛球帽子,别忘了)。这个公司名为哲学足球,有着一个讽刺性的口号:‘独具思想的体育运动用具商’。
 
你可能说这仅在英格兰会出现。可能你是对的。
 
而且哲学足球的班底是非常世界性的。其他的成员包括Umberto Eco(意大利)、Bill Shankly (苏格兰)、Bob Marley(牙买加)和哲学家德里达(法国)。据透露,德里达 在60年代,与其他的成员,包括Jean Genet以及Louis Althusser都是Paris Saint Germaind 的球迷。他的衬衫上写着‘在边界线外一无所有’。
 
对于马克一个最明显的问题在于,出于哲学上或者其他考虑,为什么要这么做?
 
“首先,”他说,“我不喜欢穿着带有赞助商图标的足球衫。”我支持的是托特汉姆而非一个啤酒厂商。所以T恤让穿戴者区分出一种足球风格,而非市场活动,过度市场化在一定程度上会亵渎比赛。同时,球衣是一种说明足球文化的方式。这就不仅仅是销售一种产品或者在球场上流行的什么东西了。它可以代表在人们头脑中的想法。我对像加缪和德里达这样的人喜欢并踢球的事实十分好奇。德里达年轻时候的雄心是成为一个职业的球员,而非哲学家。想像一下如果这真的发生了话会对足球发展带来什么影响。
 
尽管哲学足球公司的很多立场是半开玩笑的,因为足球和幽默在英国是紧密相连的。马克的工作有一个严肃的动机。
 
“不同球队和国家的球迷他们的共同点远大于不同点。”他坚持说。通过联系哲学足球公司国外客户,他可以发挥沟通的桥梁作用。“一些人曾经写道,英国有着足球界最糟糕的支持者,但是我们也有好的一面。哲学足球公司的目的是软化足球的矛盾,推行不同的爱国主义。足球对我来说是一种流行国际主义的符号。我们应当将多余的排外主义扔到一边去。我们最希望在人们的脸上添上笑容。”
 
x喜梦·英格里斯, 2001年11月

 

Copyright © 2001-2020 北京万国群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Beijing Wanguo Qunxing Football Club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6757号

网站设计: AKRYL